【表面正经的女高中生们居然是恋足的骚婊子?】【作者:漠】

正文开始
作者:漠字数:11143  姬叶桐,留着一头乌黑的短发,喜欢关于黑色的东西,出门的时候总是拿着一个黑色的小包,但里面可能装着一些不普通的东西,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高二学生,但的她现在心里面想的却不是一件普通的事
  就在昨天放了月假,寝室的人都出去了,寝室现在人都没有回来,只有姬叶桐一个人在,之后姬叶桐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握了握拳,禁不住诱惑地慢慢的走向了朱睿瑶的床铺,朱睿瑶的床脚有一个小袋子,姬叶桐娴熟地打开了袋子,里面装着朱睿瑶各种各样的袜子,姬叶桐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朱睿瑶的一棉袜,轻轻的将棉袜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之后深吸了一口气,一股刺激性气味扑鼻而来,对于别人是难闻的汗臭,但是对于姬叶桐来说,它就像是毒品,不断侵蚀着姬叶桐的意志,让她十分的兴奋,她还兴奋的舔了舔棉袜的袜头
  姬叶桐将棉袜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床铺上面,之后,打开了鞋柜拿出了一双乔丹的篮球鞋,那是朱睿瑶的鞋子,之后姬叶桐把篮球鞋慢慢的靠近了自己的鼻子,然后露出了一脸陶醉的表情,之后同样的放到了床铺上面
  之后姬叶桐整个人躺在了床上,她将藏在枕头下面的自慰棒拿了出来,二十厘米长的自慰棒在棒身上还有着很多黄豆大小的疙瘩,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就更加地兴奋,姬叶桐将朱睿瑶的一只袜子放到了口中,不断的还用舌头舔着口中的袜子,另一双袜子则是盖在了自己的鼻子上面,闻着那股淡淡的汗臭味,姬叶桐将裤子和内裤都脱了个干净,之后将衬衫撩到了脖子那里,胸罩也取了下来
  她将双手慢慢的放在了自己羊脂般娇乳上面,之后慢慢的开始揉搓,只见姬叶桐犹如小草莓般的乳头慢慢挺立在乳房上面,这是动情的表现,下身的骚穴中还流出了一丝丝的蜜汁,在骚穴的上面还长着浓密的阴毛
  之后她右手拿起自慰棒靠向了自己的骚穴,之后有自慰棒在骚穴的周围划了两圈,在外面象征性地插了插,自慰棒摩擦着大腿根部,刺激着她的身体和欲望,小穴里流出些许汁液来,之后姬叶桐将自慰棒慢慢的插进了自己的骚穴,,插到一半后,姬叶桐不自觉的娇喘出了一声「啊」,之后她继续不浅不深的慢慢地抽插着喘着气「呃……嗯……」,一会儿后,姬叶桐慢慢地将自慰棒越插越深,之后一插到底,好像触碰到了身体深处的软肉,身体不由颤了一下
  之后,姬叶桐开始了抽插拿着自慰棒不停的运动着,自慰棒不停的摩擦着她的软肉和娇嫩的肉壁,浑身开始变得柔软无力,左手则是拿起了棉袜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一股股的汗臭味更加清晰的进入了她的意识,身体开始变得潮红起来,口中不禁喃喃自语
  「啊……啊……好舒服……我要大肉棒……快艹我……快艹我的骚穴……哼……啊…………你好会操穴……不要……不要插那么深……啊…姐姐……你好厉害…要的……就要插穴心儿……啊……不行了……要来了……来了……」  身体随着肉棒的抽插和不禁颤抖起来,软肉也越发地敏感,「呃……啊啊啊……好……好爽……呃……」姬叶桐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感觉要晕过去一般,但是右手的速度却不断的加快,不断地碰撞着那块软肉,软肉被碰撞的刺激感和舒爽让她的高潮即将来临,她想要更多,更多
  「啊……来……来了……我要不……不行了……啊!……泄了……要死了……」  之后,姬叶桐身体一阵抽搐,脚趾头蜷缩着,死死用棉袜捂住鼻子的左手也垂了下来,一股股的蜜汁从骚穴之中喷涌而出,一部分撒在了床上,朱睿瑶的篮球鞋也没逃过,然后姬叶桐无力瘫在了床上面,脸上挂着一片病态的红色喘着粗气,十几分钟后,沉浸在高潮余韵的中清醒过来
  之后,她又将棉袜放进嘴里,仿佛有魔力般的驱使着她去吞噬这股「芳香」细细品尝着这「人间美味」,在嘴里不断地翻动着,拉出了一条细细的银丝,舔了舔湿润的嘴唇,将带着对于她来说美味而混杂着口水的液体咽了下去,她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和刚刚疯狂的表现不禁回味十足地笑了一下,她觉得还可以更刺激点
  她很快的整理好状态,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可就她准备收拾残局的时候,一阵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之后就站在了原地不知道干什么,然后,是她现在最不想见和现在最害怕见到的人,没错她就是朱睿瑶,朱睿瑶性格泼辣,喜欢整蛊同寝室的室友,典型的一个小太妹
  朱睿瑶进去之后,看到了面色还有些微微潮红的姬叶桐,还有那姬叶桐床上属于她的袜子和鞋子以及那个二十厘米长的假阳具,朱睿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朱睿瑶现在很生气,之后她不慌不忙的将口袋中的手机拿了出来,打开相机开始录制,姬叶桐才从迷茫中反应了过来
  之后,姬叶桐试图夺过她的手机,无果,便十分着急的对朱睿瑶说道「求你了,能不能别拍,不要传出去啊」朱睿瑶则是没有理会她,之后慢慢的向姬叶桐的床铺走去,之后慢慢的坐在了床沿上,之后把右腿搭在了左腿上面,将相机对准姬叶桐,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果我把这个视频发到校园官网上去,你觉得你会火吗?」  「求求你!不要这么做好吗?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不把视频散播出去
」  「呵呵,钱,你觉得你能给我多少钱,一百万?一千万?我可以不把视频散播出去,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什么要求,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我的狗,我不仅不会把视频发出去,我还会罩着你
」姬叶桐低下了头,朱睿瑶眯起眼睛洞察这一切,姬叶桐的内心不断的挣扎着,不断的权衡着利弊,思考一阵后,咬了咬牙,抬头回答道「好,我答应你」  言罢,朱睿瑶将视频停止录制,说道「明智的选择,跪下,屁股给我翘起来,慢慢的爬向我的身边来」  姬叶桐迟疑了一下,慢慢的跪了下来,微微翘起臀部,然后慢慢的爬向了朱睿瑶,朱睿瑶俯视着姬叶桐指着自己的脚上的篮球鞋说道「把它给我脱下来
」  姬叶桐小心翼翼的把朱睿瑶的鞋脱下来,只见那热气腾腾的白袜脚从鞋里抽出来,先是在姬叶桐鼻子前停留了一下,姬叶桐一点反应都没有,见到这种情景,姬叶桐开始有点害怕了,不会是这样的吧?  果然,那双在这闷热的天气里还穿球鞋厚袜的臭脚贴在了姬叶桐的嘴上,姬叶桐拼了最大的努力晃悠着脸表示反抗,可又怎么会有用呢?只能是用嘴唇在人家的袜子上不断的摩擦给人带来快感!姬叶桐拿起手来正打算去搬开朱睿瑶的脚,朱睿瑶用威胁的语气说道:「你要是敢拿手碰,我可以让你明天火爆整个校园」  既然无奈反抗,姬叶桐只有默默的承受,任朱睿瑶的臭脚在自己脸上肆无忌惮的玩弄,不是用脚尖挑逗一下鼻子,就是以脚趾逢的浓郁的臭味叫自己去闻!屈辱的滋味传遍全身,虽然姬叶桐有些恋脚,但是她却不想被人强迫!  当朱睿瑶把姬叶桐脸上所有的地方都摆弄十几次以上时,脚尖就一直在姬叶桐的嘴边晃悠,然后以命令的口气说道:「张开嘴」  姬叶桐却是死活也不肯张开嘴巴,朱睿瑶在她身边说了两个字「视频」,姬叶桐身体一震,迟疑了一下,只好乖乖的把嘴张开了,之后朱睿瑶又说到,「把我的袜子脱下来,要用嘴
」  于是姬叶桐张开嘴向朱睿瑶的袜口咬去,咬着她那白袜的袜口,一点点向下褪去,一路都是白皙的肌肤和和那深深的汗脚臭味,但耐克的袜口实在是太紧,经常咬不住就弹了下去,于是姬叶桐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啃着,牙齿与玉足不止一次亲密的接触!  当那只袜子离开那只脚时,姬叶桐看到的是没有任何遮拦的赤足,朱睿瑶的脚趾很修长,也很有肉感
最为惹眼的就是朱睿瑶的指甲修的很好看,肯定是专门的修脚师傅给修的,脚很干净,脚后跟没有什么茧子,很嫩滑,白的脚趾,鹅黄色的脚跟和脚底,脚弓很明显,衬托出脚的修长和脚的力感,脚趾排列很整齐,颜色非常的健康,可是当那只脚夹住自己的鼻子时,姬叶桐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恐怖!任姬叶桐怎么摇头都没有用,双闭的嘴唇只有张开在能呼吸,可是嘴唇上面就是朱睿瑶的脚掌
  之后朱睿瑶又说道「给我舔,我什么时候说停了你就什么时候停
」看着朱睿瑶的脸和脚丫!只有妥协的张开了嘴唇,虽然只是一点点,可朱睿瑶那灵活的脚趾立刻钻了进去,渐渐的已经把半个脚掌伸进了自己的嘴里,灵活地在姬叶桐的口腔拨弄,先是在上下鄂大转,然后就直奔舌头夹去,姬叶桐尽力去保留自己最后的一天尊严,舌头尽量的躲闪着,朱睿瑶就开始把脚在使劲的往自己的嘴里伸,大脚趾和二脚趾肆意的在嘴里捕捉自己的舌头!  姬叶桐舌头一下子被朱睿瑶的脚趾夹住,并且很快的拉出嘴外,朱睿瑶以两根脚趾拽着舌头来回的拉扯,弄的姬叶桐的脑袋随着她的脚而移动,越插越深,姬叶桐有点喘不过气来,之后朱睿瑶看到她这个样子,放开了她说道「我喜欢你主动舔
」  姬叶桐大口喘着气,本来想着反抗,但想着明天她的视频就会传出去,于是闭着眼睛将嘴凑了上去,含住几个脚趾轻轻的吸允着,一根根含在嘴里讨好地吮吸
她的脚后跟有着性感的弧度,充满了挑逗,姬叶桐轻轻咬噬她富有弹性的足跟,舌尖快活地勾着她的脚心!  突然,朱睿瑶将姬叶桐一脚踢开了,然后要姬叶桐帮她把鞋袜穿好
  姬叶桐就听到朱睿瑶说:「以后我想什么叫你给我舔脚你就什么时候给我舔,听见没?」姬叶桐说道:「你做梦」朱睿瑶一脚将姬叶桐一脚踹开,然后用那名牌运动鞋踩住姬叶桐的脸说道:「你有资格反抗么?呵呵……」  然后朱睿瑶继续说道:「记得把我的鞋子和我的袜子洗干净,不然的话,明天校园官网上将全是你那下贱另人作呕的样子,你觉得这传到老师同学以及你的父母耳朵里,你在这个学校还待的下去吗
」  然后朱睿瑶继续说道:「记得把我的鞋子和我的袜子洗干净,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之后,朱睿瑶拿起了姬叶桐的杯子,端起水壶往里面倒了一杯水,之后朱睿瑶当着姬叶桐的面往姬叶桐的里面吐了一口口水,然后递向姬叶桐,朱睿瑶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喝下去
」  姬叶桐犹豫了,但是很快她就思考清楚了,她走了过去,慢慢的接过那杯掺杂着朱睿瑶口水的水,皱了皱眉犹豫了下,忍着恶心想吐的冲动一口气咽了下去,看到这里朱睿瑶忍不住笑了笑的让姬叶桐感觉恶心,朱睿瑶看着她,之后朱睿瑶用手拍了拍姬叶桐的脸说了一句:「哈哈哈,真是条乖狗狗,你放心,只要你听话,我是不会把视频发出去的
」  之后,朱睿瑶笑着走出了寝室,只留下了一个姬叶桐站在原地,朱睿瑶走后,姬叶桐捂着嘴干呕了起来,宛若脱力了一般,因干呕身体颤抖起来,感觉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姬叶桐靠着墙蹲坐在了地上,朱睿瑶一脸得意的走了,她蹲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腿,把脸藏在双腿间无助地哭泣
  马子祎,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显得十分的英姿飒爽,身材高高瘦瘦的,但是她的小腿却和她的身材不协调,她的小腿和男人一样腿粗,最令她不满意的不是她的小腿,而是她比一般人还容易出汗,并且汗量还比一般人的大,这样就造成了她每次做完运动之后,脚上会排出大量的汗,每次换鞋的时候总会闻到自己的一股脚臭味,那味道隔着几米都可以闻见,以至于她每次换鞋的时候,都会去一个没人且隐蔽的地方藏着换鞋,生怕如果有男生闻到了,就会讨厌他
  月假过后,学校要举办运动会,今天则是运动会的筹备日,作为体育生的马子祎肯定是要参加的,她报选的是5000米的超长跑,作为体育生,耐力肯定是比一般的高中生强的,所以她觉得很轻松就会拿到一个好的名次
  忽然,马子祎的手机铃声响了,马子祎一看,是姬叶桐,姬叶桐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也是她的好闺蜜,马子祎按下接听,将手机贴在自己耳朵上面,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就进入了她的脑海里面:「子祎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是想死你了,明天运动会你报选了什么项目没有,你作为体育生应该报项目了吧
」姬叶桐说道
  马子祎兴奋的回答道:「叶桐,我报选了一个五千米的超长跑,以我的实力一定可以可以获得一个好名次的,」  姬叶桐说道:「到时候你跑完了,我会好好犒劳你的,拜拜子祎. 」之后,马子祎听见了「呲溜」声舌头舔嘴唇的声音,之后,姬叶桐就把电话给挂了,而现在的马子祎却不是那么平静了,结合刚刚姬叶桐舔舐嘴唇的声音和姬叶桐所说的犒劳,马子祎当然知道了姬叶桐所说的犒劳是什么,马子祎想起来她们之间的荒唐事,脸上不禁挂上了两片红晕,身下有些潮湿了,两腿互相的磨了磨,马子祎拍了拍自己烫烫的脸蛋,之后,故作正常的跑回了寝室
  第二天,运动会如期举行,先是入场仪式,各个班组成方队,在路过讲台的时候喊口号或是举一些标语
  然后就是运动员代表讲话、裁判代表讲话,再然后就是一个身体发福,聪明绝顶的地中海发型的校长讲了一系列的学生们听不进去的话,之后宣布运动会正式开始
  先是上午就是100 短跑米初赛,200 短跑初赛……5000超长跑初赛,而现在马子祎就坐在专门给运动员准备的区域坐着,忽然,一个人从后面蒙住了马子祎的眼睛,马子祎吓的全身一颤,之后那个人贴着马子祎的耳朵说道:「子祎的胆子真小
」马子祎听到了这个让她无比熟悉的声音后,放松了警惕,马子祎拍了拍胸口,威胁的说道:「叶桐,以后不许这样了,听见没有?」姬叶桐回答道:「好了,好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行了吧,嘻嘻」
  姬叶桐坐到了马子祎的旁边,对着马子祎说道:「子祎有信心可以拿到前3吗?马子祎眼神坚定的回答道:」当然了,一定可以的
「姬叶桐说道:」不愧是我的子祎,即使子祎拿不到名次,我也是会好好的慰劳一下子祎的
「听到这句话马子祎的耳垂都红了,脸上也挂上了绯红,之后姬叶桐把红唇靠在了马子祎的耳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之后姬叶桐就走了,临走前还喊了一句:」马子祎加油!「  过了一,两个小时后,马子祎忽然听到广播在喊自己的名字
「请高二级xx班的马子祎同学,和高二班的xx同学,和……全部来跑道起点集合」,马子祎直接小跑了过去,之后就是一系列登记准备后,马子祎站在了自己的跑道上面
  随着一声枪响,马子祎就冲了出去,因为是体育生,马子祎很轻松的就拿到了第一,虽然是体育生,但5000米也不是随便跑跑,也会累,而且身上出了大量的汗,于是她准备去换了鞋就去寝室冲洗身子,之后她去了学校树林里面的亭子那里去换鞋,她坐在亭子旁的板凳上,之后刚脱掉自己耐克的慢跑鞋,就有一阵脚步传到了她耳中
  白杨一个人在学校的树林间走着,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在雨亭那里坐着,过去想一探究竟,刚走到亭子附近时,就闻到了一股脚臭,走进一看原来是班上的同学马子祎在换鞋,马子祎还没有说话,白杨的一句话打破了小树林的沉静:「这谁啊,怎么在这里换鞋啊?你的鞋一脱可谓十里飘香,我们不用赶蚊子了,却得去买口罩
你这要是被班上的一群男生知道了你的脚这么臭,你觉得这班上的男生还会喜欢你吗?」  「你怎么在这里?」马子祎惊道,白杨故作疑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总不能说我是偷偷跟来看你换鞋的吧?」马子祎慌张的回答道:「不行,你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不然」「不然怎么?不然告诉同学们说我偷窥你换鞋?你脚这么臭谁会信啊,」白杨嘲讽道,「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马子祎羞红着脸低下了头,之所以那么慌张是因为,班上有个男孩,马子祎暗恋他,怕他知道以后会讨厌自己,马子祎又说道:「只要你不说出去,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看着马子祎紧张的样子,白杨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白杨回答道:「好,我的要求也不高,让我舔一次脚,并且帮我足交一次,」马子祎犹豫思考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之后,白杨蹲在了马子祎的脚前,鼻子凑到了马子祎的脚旁边,之后深吸了一口气,一股股浓浓的脚臭味扑鼻而来,呼吸着「美味」,对于其他人可能会觉得恶心,但对于白杨这个患有恋足癖的人来说,这就是他在人间中最喜欢的味道
  白杨如获至宝的将这臭脚捧在手里,大口大口的吸闻着,贪婪的吸食这浓烈的脚气,但就在鼻子与嘴巴要碰上她的脚面时,马子祎却把脚给抽了回去,她还是有点克服不了,一个和自己并不熟悉的人来舔自己的脚,但是心里面又想了想便没有抗拒了,白杨轻轻的咬住了袜子头,一丝丝的汗水挤入了他的口中,白杨细细的品尝了一下,这咸香的味道犹如仙露琼浆
  之后,白杨一口把马子祎是棉袜咬了下来,当那双美丽的玉足漏出来时,那整齐的脚趾,纤美的足弓,洁白的脚面外加诱人的脚气
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白杨的神经
当她把脚收回去时白杨才意识到她的残忍
不可以!自己怎么会允许这只美足就这样的从眼前遛走?一只手握住马子祎的脚脖子,往下一拉
马子祎一个女生,怎么能有白杨的力气大?  美丽的玉足在白杨的牵引下没有一丝抵抗力,白杨迅速的把嘴吧凑过去疯狂的亲吻着
尽管她的脚在不断的挣扎,尽管马子祎努力的吃劲抽回,尽管她也层努力的踢打着
但都没有用,最终放弃挣扎,白杨那如雨点般的吻已经疯狂的落在马子祎的脚面上,舌头也伸到极限的舔食她的脚趾
舔到脚心时,因为怕痒马子祎缩紧了脚趾,出了声,「噗」忍着想笑的冲动任他品尝,白杨最后还是把她的半个脚掌全部塞进嘴里
舌头全面出击,豪无遗漏的将马子祎所有的脚趾都舔一遍,把上面的汗液全部舔了个干净,咸咸的味道令白杨回味无穷
  最后白杨将舌头伸进马子祎的脚趾缝隙当中,那马子祎一气之下用力的夹着,尽管很疼,但快感还是传遍全身!这一只脚舔完之后,便换另一只臭脚
  白杨感觉自己的下体都已经快把裤子给撑破了,之后他脱掉了裤子和内裤,二十厘米长的阴茎直接就弹了出来【枪出如龙】,被性欲支配着的阴茎涨得通红发紫,然后白杨指着阴茎对着马子祎说道:「这个需要你帮忙,懂吗?帮我弄出来今天的事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
」  马子祎按照手机上面看到过的那些小电影中的女人的动作帮着白杨做着足交,一只脚轻轻的在肉棒上面抚摸着,另一只脚则是不停挠着睾丸袋,虽然动作非常的生涩,但是白杨还是感觉无比的舒爽
  十几分钟过去了,马子祎累了,只好白杨自己来了,他捉住了马子祎精巧的脚踝,白滑的肌肤与踝骨的坚硬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把玉足放到胯下那蓬勃的肉棒上,用不同的角度与力道,一次又一次的抚慰着
修长秀气的脚趾拨弃着硕大的龟头,白嫩的脚掌则摩擦着肉棒
触电般的快感接连袭向大脑,双足对天下男人来说可谓天降之物
随着白杨手上的动作不断加快,在到达极限的一刻,他将少女的双足抓紧,肉棒被柔嫩的足弓包覆,在她的玉足上尽情地射出大量的白浊精液
  之后,马子祎对着白杨说道:「这下你可以走了吧,记得答应我的事情
」白杨笑着回答道:「当然,答应你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还有你的袜子我就带走了啊,哈哈哈
」说完白杨就起身离开了,背对着马子祎还晃了晃手中的棉袜,之后白杨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棉袜的味道,酸臭无比,但是白杨却是一脸的陶醉,之后,白杨就把棉袜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面,看着白杨洋洋得意的模样,马子祎不禁轻声骂了一句「混蛋!」
  之后,马子祎对着白杨说道:「这下你可以走了吧,记得答应我的事情
」白杨笑着回答道:「当然,答应你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还有你的袜子我就带走了啊,哈哈哈
」说完白杨就起身离开了,背对着马子祎还晃了晃手中的棉袜,之后白杨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棉袜的味道,酸臭无比,但是白杨却是一脸的陶醉,之后,白杨就把棉袜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面,看着白杨洋洋得意的模样,马子祎不禁轻声骂了一句「混蛋!」
  之后,马子祎想把脚上的的精液擦干净,然后,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但发现自己并没有带纸巾,然后,只好踩着精液穿好鞋子去寝室洗澡了
  回到寝室,寝室里面都没有人,马子祎走进了浴室,脱下了鞋子换上了拖鞋,看着脚趾间残留的精液,马子祎感到十分的好奇,然后,马子祎坐在了地上,抬起脚仔细的看着那乳白色的液体,马子祎现在有种把精液喝下去的冲动,想尝一尝精液究竟是什么味道,之后,慢慢的伸出了舌头,将脚趾间残留的精液吞了下去,入口有点黏,不过很快就化了,有股腥味,吃在口中没有什么味道
  之后,马子祎就开始冲澡,冲完凉后,马子祎躺在了床上面,回想起在学校小树林和在浴室里面的事,马子祎的脸上不禁变得有些红润,之后,马子祎把头埋在了被子里,把眼睛闭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去想那些事
  与此同时,白杨跑到了自己班上,从裤子口袋中拿出了马子祎的棉袜,对着一群男生说道:「你们不是天天意淫马子祎吗?今天给你们看一样好东西
」说着,白杨摇了摇手中的袜子,接着又说到:「这可是中午刚从马子祎的脚上面脱下来的袜子,有没有想要的,价高者得
」  对于白杨的话班上的一群男生是半信半疑,之后有几个特别喜欢马子祎的人说道:「今天马子祎比赛的时候好像就是穿的这双袜子
」,「没错就是这双」一个男生信心满满的说道
  对于这个信心满满的男的说的话,班上的一群男的十分的信服,因为班上就属他最猥琐,而且都知道他严重的有恋脚癖,之后就有一个男的说道:「白杨,我出五十块袜子给我
」然后又一个男的说道:「五十块,这么点钱,你还有意思到这里喊,我出一百
  之后,价格也越来越高,已经到了五百块,对于班上的行为,白杨是没有预料到的,突然那个患有严重恋脚癖的人说道:「我出一千,马子祎的袜子归我
」班上的一群男的沉默了,一千块相当于大部分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之后,白杨将马子祎的袜子递给了他,之后,那个男的说了声:「肚子疼去上个厕所
」之后,将白杨递过来的袜子揣进了裤兜兜里面,也不管众人看他的表情,对于他的行为,一群男生是心知肚明,之后,白杨拿着拍卖的一千块钱高兴的走出了教室
  到了下午比赛的时间,马子祎已经整理好所有的状态了,她来到了运动员待命处,坐在凳子上面等待着广播的通知,对于决赛马子祎还是很紧张的,毕竟会跑步的也不是只有他们体育生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随着广播的通知的通知:「请高二级xx班的马子祎同学,和高二班的xx同学,和……全部来跑道起点集合
」马子祎迈着沉重的步伐去了
  之后就是一系列登记准备后,马子祎再次站在了这条熟悉的跑道上面
  「各就各位,预备,跑!」随着一声枪响,马子祎就直接跑了出去,第一圈,第二圈……  不知道多少圈了,马子祎超过了很多人,唯独有个人一直在她前面,马子祎总是差一点就可以赶超她,但是就是反超不了
  很快来到了最后一圈,只有两百米了,马子祎有点累,但想到姬叶桐说的话又鼓足了勇气,忽然,她的目光越过在她前面的第一名向远处看去,好像是……姬叶桐?看见她在终点向自己张开手臂,马子祎用尽全力向姬叶桐跑去,直接冲进了姬叶桐的怀里,因为跑得太快速度停不下来导致两人双双倒在了地上,马子祎把姬叶桐扑倒了,两人对视了一下,马子祎羞涩地把头转向别处,却被姬叶桐扳了回来,「怎嘛?害羞啦?」姬叶桐反抱着马子祎对着马子祎说道:「子祎真棒,居然拿到了第一,我就说你是最棒的嘛
」姬叶桐坏笑的接着说道:「子祎姐姐肯定累了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好的犒劳一下你
」  之后姬叶桐带马子祎,来到了一个仓房前,然后带马子祎进去了,马子祎明知故问说道:「这不就是平常放运动器材的地方吗?来这里干什么?」  忽然,姬叶桐把马子祎往墙上一推,马子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姬叶桐壁咚在墙上了,被汗侵湿的后背靠在墙上凉凉的,因为才运动不久脸上依旧挂着红晕,嘴上微微喘着气,马子祎这个样子极具诱惑力,姬叶桐压得更紧了,一只腿卡在马子祎双腿之间,双手撑在马子祎两侧低着头着她,眼里带着不明的笑意,姬叶桐低下头在马子祎的耳边说道:「放心现在是不会有人来的,好好享受吧
」  与此同时,朱睿瑶一个人想上厕所了,于是,一个人去了厕所,刚到了厕所后发现,自己忘记带纸巾了,准备回去拿纸巾,这时,一个人进了厕所,之后,朱睿瑶一脸高傲的走了过去,对着那个人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同学,带纸了吗?给我几张呗
」  曹歌看着眼前高傲的像公鸡的朱睿瑶,冷漠的回答道:「没有,看看你那跟个公鸡一样的样子,我就算有也不会给的
」  这时,朱睿瑶的脾气就上来了,骂道:「你个骚婊子,装着一脸高冷的样子,我看就是欠艹吧,我问你要东西是看的起你
」这时曹歌的火气也上来了,直接一耳光就挥向了朱睿瑶,朱睿瑶迅速就反应了过来挡住了这一耳光,毕竟朱睿瑶也是练过几年的,然后,朱睿瑶反手就是一耳光拍向了曹歌,曹歌就没有这么的好运了,直接就一巴掌把曹歌拍倒在了地上
  之后,朱睿瑶扯着曹歌的头发,朱睿瑶的力气太大导致她无法反抗只好捂着被扇的那边脸跟着朱睿瑶来到了老师办公室,办公室里面没有人,老师基本上都去操场上了,然后,朱睿瑶一把把曹歌扔在了地上,然后,朱睿瑶以防万一将门给反锁上,之后,朱睿瑶端来了一把老师椅,坐在了曹歌的面前,然后,她用双指捏住了曹歌的下巴,好好的端详了一下曹歌,发现曹歌长得还不错,之后,仔细摸着着曹歌的脸说道:「长得还不错,有资格当我的狗了
」  朱睿瑶命令道:「把我的鞋给我脱下来,必须用嘴听到没?」然后,曹歌犹豫了,之后,朱睿瑶一巴掌就直接拍了过去,说道:「我的话听见没有?把我的鞋子脱下来
」曹歌只好听从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求求你别打了
」  之后,曹歌慢慢的把嘴凑了过去,咬住了朱睿瑶的帆布鞋,轻轻的把帆布鞋叼了下来,另一只也是如此虽然朱睿瑶并没有做什么运动,但是还是有股汗味加上一股闷臭味儿,曹歌起初不是很喜欢问这种味,但是过了一会后,曹歌似乎觉得这种味道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她,之后朱睿瑶又命令道:「给我舔,不许停懂吗?
」曹歌点了点头
  曹歌把嘴凑了隔着丝袜上去疯狂的舔着
用舌头轻轻地舔舐她的脚掌,那迷人的脚气熏得曹歌心驰神荡,鼻端用力嗅着
  朱睿瑶开始用脚戏弄着曹歌
她把一只未舔的脚踏在曹歌的头顶磨擦着,被含在嘴里的脚趾蛇一样地屈张,逗弄曹歌的舌头
她的脚光滑细腻即便是被她在脚下磨擦,也有缎子一样的感觉
把她的脚趾一个一个地含在嘴里吮吸,恍惚梦景
正在曹歌舔的入神时,朱睿瑶突然的将脚抽了回去
  曹歌任由着朱睿瑶的脚拨弄的着自己的脸,脚趾头堵了会鼻子,脚心有在鼻尖上蹭蹭,脚掌又落在嘴上摩擦,最后还在脸蛋上辗转反侧,纵使曹歌是被动,不过还是很舒服,很爽快
  之后,朱睿瑶对着曹歌命令的说道:「把内裤,裙子和丝袜脱了
」然后,曹歌又犹豫了,但是她看着朱睿瑶忽然抬起的手臂,她放弃了,她只好将下身脱了个干净,然后,又手遮住了隐私部位
  之后朱睿瑶伸出来她的双脚,曹歌感受到了自己的双腿被对方握住脚踝强行掰开,而更恐怖的是她感受到了朱睿瑶两只柔软温暖的玉足王在她的大腿上轻轻剐蹭
身前的朱睿瑶不紧不慢,双脚温柔又绸腻地顺着一根根丝线的纹理滑向曹歌的阴部
  朱睿瑶的丝袜美脚终于爬到了曹歌的阴户
那不断流出的透明汁液瞬间渗透进丝袜的每一根缝隙,就像邪恶的濡染,多么纯洁的少女最终都会沦陷在欲望之下
  口中残留的呜咽声也是此起彼伏的娇喘:「好舒服……这个人居然用脚在玩弄我……好耻辱……好舒服……她的脚……好柔软……丝袜摩擦着我的下面……我……怎么能这样想………」  朱睿瑶脚上的丝袜也在趁此机会啃食她的意志,消磨她的精神
  朱睿瑶沾满淫水的脚掌加速了摩擦,也适度地开始踩踏,来回刺激着更加敏感的阴蒂
  那灰丝下幽暗的洞口显得格外诱人
在淫水与浸润的丝袜的润滑下,洞穴逐渐被填充
本就狭隘的小口完美地吸附住朱睿瑶的两根脚趾,那两瓣粉红色的阴唇柔软如棉花般缠绕在其旁侧
一进一出都显得淫靡不堪
两个女人就这样在这无人知晓的地方做着不可告人的事
  此刻曹歌的身体无比的燥热
她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扭动,主动迎合朱睿瑶邪恶的丝足
她逐渐爱上了这种足交,开始在肉欲中迷失自我
现在的梦谣已无法再继续坚持,也即将丧失廉耻之心
被丝袜的美足抽插着自己的肉穴,使她更加渴望被它玩弃到高潮
她的口中也开始吐露一直隐藏着的欲望,此时身体最真实的想发也显现了出来「啊~ 好舒服~ 更深~ 我……」  朱睿瑶的脚趾,带着细嫩柔滑的黑丝,像肉棒一般一次次挺近曹歌饥渴的肉穴里
涓涓细流就像是迎接的仪式,打开着神秘的门户,使其每一次都更加深入
  深入到三根脚趾,加之急速的抽插
曹歌敏感的下体在这激烈的足交下毫无抵抗之力
她的身体在高潮的冲击力下不断痉挛抽搐,下体的决堤,阴精直接喷射了出来,高潮完后,曹歌无力的躺在了地板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