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內褲的刺激

正文开始
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在我剛滿十八歲的那一年,我因緣際會的迷戀上了二十六歲的乾姐
沒錯是我媽認的乾女兒!之所以會迷戀上她,是因為有次去她家做客,吃完午餐很睏,於是就在她家客房午睡
   那天外面下著雨,我帶著倦意,想開點窗戶透透氣,一打開窗戶,就看見陽台上掛著幾件衣服晾曬著,我好奇的湊近瞧,哇!兩套黑色蕾絲邊的性感內褲跟胸罩!沒想到我那漂亮的乾姐會把這些內衣褲晾在這
   一定是雨天的關係,此時我的小弟弟已經慢慢的硬了起來了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我趕緊跳上床裝睡,果然是乾姐開門進來,看到我還在睡覺,然後就匆匆的收那些衣物
那天後,我就開始計畫偷她的內褲與胸罩了
終於有機會再去乾姐家做客,大人們都在客廳聊天,乾姐也在廚房忙著準備午餐,逮到機會了,我悄悄的溜進乾姐的臥房,進去她的更衣間,搜尋著每一個抽屜,終於在打開第二個抽屜時,一件件折疊整齊的內褲跟胸罩,琳琅滿目的樣式呈現眼前
   我興奮的挑選著,每一件都是那麼的性感,每一件我都好想偷走
不行會被發現的,於是我就選了一件那天陽台掛者的有蕾絲邊的黑色內褲,我把她塞在我的內褲裡小弟弟旁邊,然後從容的走回廚房
   我站在乾姐背後跟她聊天,今天乾姐穿的是白色低領的緊身短T恤搭的黑色緊身短熱褲,一雙修長又雪白的美腿盡收眼前,我邊看著她的背影,邊將左手放在口袋裡搓弄著小弟弟,眼睛盯著她兩腿間最上面私處的地方,彷彿要看穿那層布料透視進去似的
腦海幻想她從後面搞她的情境!!!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時候,乾姐卻剛好回過頭來,彎腰要拿東西,乾姐那 3 6 C 的乳溝盡收眼底!我的小弟弟不爭氣的就給它射了出來,噗滋噗滋的射了好多在內褲裡
   我趕緊跑到廁所
好險,還沒透到外褲,我脫下褲子,媽啊!內褲都溼了一大片,我拉開內褲,小弟弟此時已垂頭喪氣的投降了,而我那些千萬子孫全部都躺在我剛偷來的乾姐的性感黑內褲裡了
   我邊用乾姐的內褲把殘餘在龜頭的餘孽擦拭乾淨,邊找洗衣粉想清理乾淨,就在洗衣粉旁的臉盆,居然看到一些未洗的衣物,應該會有內褲或胸罩的,我像尋寶般的翻那堆衣物
   果然在最下面又翻到了一件又是黑色的內褲跟胸罩,呵呵!乾姐很悶騷喔,那麼喜歡穿黑色的內褲喔!我拿起來,鼻子往私處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有一點點那裡的味道,邊聞腦子裡又想著乾姐 3 6 C 的車頭燈,渾圓而豐挺,我的小弟弟又站起來了
   年輕就是本錢,馬上就又可以上戰場了,於是我把那件沾滿精液的內褲丟進那堆衣物,就用這件還留有餘味的內褲,用摩擦乾姐私處的地方摩擦著我的龜頭,跟那件沒洗的胸罩搓弄我的蛋蛋,也許是興奮過度,不到三分鐘我又繳械了
   大量的精液一射!糟糕!全噴進那堆衣物裡,我想停也止不住,就這樣把上面幾件衣服汙染了一大片
等我回神後,我心想,如果我幫她洗衣的話,一定會讓乾姐起疑心,反正她一定是丟洗衣機洗,我只要把下面的翻上來,這幾件沾到精液的藏到下面,應該不會被發現的
   於是我弄好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後走出廁所,這時乾姐也作好飯菜了,招呼著大家吃飯呢!我那天一邊吃飯一邊暗爽著
   有了上次經驗後,就更大膽了!每當我去乾姐家時,我一定會用她的內褲或胸罩幫我打一次手槍,但是去的時候都她家都有人在,根本沒機會可以像第一次那樣,近距離的打手槍,只能躲到廁所偷偷的來
   這次就想說碰碰運氣,早一點去乾姐家,看是不是就只有乾姐一人,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天只有乾姐自己一個人顧家!趁乾姐在做飯時,偷偷走到乾姐的房間,躺在床上把乾姐的內褲套在自己的雞巴上,正準備好好的發洩時
   卻聽到房門開起的聲音
天啊!銼賽了!乾姐怎麼會突然進來呢?正當我想將雞巴上的內褲取下時,我們四目相望,只看見乾姐全身赤裸裸的,只裹著浴巾
   我非常地糗,懇求她不要大聲不要告訴任何人,她先是愣住,然後露出邪惡的笑容說:「原來你有這種喜好阿,我不說可以,你以後都要聽我的話,我只好答應
」   她滿臉通紅問我:「你喜歡我嗎?」   我說:「 是
」   接著乾姐脫去她的浴巾,慢慢伏下身體,來用她高聳的乳房頂在我的胸膛,我聞著她的髮香,身體起了變化,我的雞巴慢慢勃起頂在她的小腹漩渦處
   乾姐用手輕輕摩擦著我勃起的部分,慢慢的把小嘴靠向了我,我心裡特別激動,因為要來真的了
我們激動的吻在一起,身體纏繞著倒在床上,我的手在她的身體上游走著,雙手用力搓揉她高聳的乳房,用嘴吮吸著粉紅的奶頭,不停的用雞巴隔著她的內褲撞擊著她
   乾姐輕聲呻吟著,雙手抱著我的頭,肥大的屁股不停的轉動著,磨擦著我的雞巴,我的手移到了她那豐碩的又肥又大的屁股,用力揉搓著那兩扇柔軟肥碩的臀面,她呻吟著轉動者屁股迎合著我的侵蝕
   「啊……我喜歡你這樣模我……我都是你的……別碰我那裡……壞……啊啊阿阿…」   說完她把我仰面推倒,除去我雞巴上的內褲,用手輕輕撫弄我的兩個蛋蛋,嘴裡套弄著勃起的的雞巴,舌頭舔著我得龜頭和陰莖,漸漸由慢到快,她的嘴鼓鼓的,秀髮已經散亂,雙頰通紅,高聳的乳房晃動著,又肥又大的屁股一撅一挺,上下快速套動我得陰莖
   我快忍不住了,叫道:「姐,我……我要尿尿……」   乾姐不聽我的哀告,繼續快速套動,雙手緊緊按住我不讓我起身,我猛地往上一挺,精液全數噴進了她的嘴裡,她大口嚥著,全部吞了下去,還細心替我舔淨
   我接著說:「姐,我也替你服務
」   摸著乾姐她的乳房很柔軟,在我的手指下變形著
粉紅色的乳頭早已挺立起來了,在我的吸吮下濕濕的
雪白色的肌膚,泛著比她發燒的臉上稍淡的紅暈,看起來格外的粉嫩迷人啊
   雖然下面早已是洪水氾濫,我的右手還是在勤奮地挖掘著
手指在越來越濕滑的花瓣上和吐著淫靡熱氣的洞穴中穿梭著,呼應這節奏的,是乾姐越來越大聲的喘息和呻吟,雙手抓緊地毯
   沒一會的時間乾姐終於達到高潮,全身都開始顫抖,同時瘋狂搖頭,嘴裡不停地喊叫
   我實在是受不了,猛地用雙手擡起乾姐白嫩的大腿,讓她的屁股微微提起,讓整個陰戶完整的暴露在我的面前,然後挺著肉棒直直插進去
   乾姐緊湊的陰道被我的陰莖一點一點的擠開,紅通通的龜頭一點點的陷入,並迅速撐開陰唇,逕直刺入濕滑緊密的肉縫深處,直至陰莖整根盡沒,乾姐被我粗大陰莖插入的嫩穴時,很快的就頂到乾姐的子宮裡
   「真緊!好爽喔!」我快活的在乾姐身上挺身猛幹,陰莖在他老婆的穴縫裡急速的進出不止,條件反射般地夾緊了陰莖,與此同時,白皙臀肉也跟著緊夾了
   我的肉棒被乾姐的嫩穴這麼一夾,舒服得渾身一抖,緊接著背脊一陣酸麻,過度的快感令我『噢』的叫了一聲,同時將陰莖用力地往前一挺,頂到乾姐嫩穴裡一股滾燙的精液,猛然射進了乾姐子宮深處
========================================================   實在是太性奮了!我故意的讓肉棒在乾姐的小穴裡停留了一下才拔出,抽出的雞巴還沒有因此軟掉,看著乾姐的嫩穴慢慢滲出我的子子孫孫身,我的慾望又被高高頂起,像火一般在燃燒自己,接著我又用手撈起乾姐的一條腿,將其擡起,曲壓在她的胸前,這時濕潤迷人的肉縫全部暴露在外
   一手扶著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進又乾姐陰道內,大力抽插起來,粗挺火熱的龜頭每一下都粗暴地戳進她嬌嫩的小穴深處,陰囊隨著肉棒的大力抽插不停地撞擊著她白嫩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聲音,我的陰莖與乾姐陰壁裡嫩肉每磨擦一次,乾姐的嬌軀就會抽搐一下
   而乾姐她每抽搐一下,小穴裡也會緊夾一次,夾著我的龜頭越來越舒服,我知道乾姐已經被我搞的只希望裡面趕快塞滿的巨棒
於是我更加像紅了眼的野獸按著粗大的陰莖狠狠的插進了乾姐的陰道內
   一下把陰莖往外抽拔只剩龜頭在乾姐的小穴口處,然後再用力地急速插入,次次都深入到她嫩穴裡,每當陰莖一進一出,乾姐那小穴內鮮紅的陰唇隨著的陰莖抽插而淫蕩地翻出翻進,讓乾姐忘情地嬌軀不停地顫抖、小腿亂伸、肥臀猛扭
   經過一翻攪弄後我又再度恢復大起大落地抽送,只是抽送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乾姐此時已經極盡瘋狂……「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出來了!」   那一瞬間乾姐解放了,陰道緊緊包住我的大肉棒已經達到最大程度,而祖輝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經快到了極限……我又再瘋狂抽送幾下以後;大肉棒也爆發了,一股滾燙黏濁的精液射在乾姐的子宮深部
   後來我們洗了鴛鴦浴在浴室走廊上要搞了一次,乾姐才準我回家
那天之後每天都要去乾姐家報到,不然她要把我的糗事公佈